相关文章

林志炫江阴歌迷会变味儿 被商家利用成赚钱机器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tcxcwl.cn/

  本报讯 如果有这么一场歌友会,高价售票,在夜总会演唱,唱歌之前先演杂技,歌手签名照变买花赠品,你作何联想?不要怀疑这样的歌友会存在与否,因为7月5日,在江苏江阴举办的,就是这样一场歌友会。这场本应是免费的歌友会,不仅门票高达388元一张,而且林志炫一行四人的人身自由,都被当地主办方派出的工作人员严密控制,连随行助手上厕所,都有工作人员跟踪。原因只在于,原本跟当地电台合作举办的免费歌友会,被转手当作小型演唱会。林志炫被卖猪仔。昨天,林志炫及其经纪人凤姐,向记者详细讲解了整个

  还没到江阴,就感觉不对

  据林志炫的经纪人凤姐回忆,江阴的这次活动,当地电台三个月前就开始联系她。她至今也不知道,联系她的那个DJ是从哪里得来她的电话。而且,最开始对方的诚意十足:“三个月,他们就开始给我打电话,说要做一场歌友会,打了很多次。当时比较忙,没有答应,两个月前又继续打。直到6月初,林志炫要开始内地的唱片巡回宣传,就敲定了要做歌友会。我们本来没有计划这场,实在是因为他们太有诚意,而且那个地方我们以前去过,印象非常好。”不过等到具体谈计划时,她就已经感觉到不对:“他们跟我讲的场地,是在一个剧场。我当时就觉得不对,剧场怎么都像一个卖票的地方。以前听说过这样的事件,比较敏感。所以我就跟他们详细规定,不准卖票。”

  一到场地,就发现售票海报

  在合约中,江阴当地电台要求林志炫提前一天到,7月5日早上做一次电台节目,下午彩排。上午的节目顺利做完,下午林志炫到表演场地“红磨坊剧场”彩排,一下车,就觉得蹊跷。林志炫说:“刚下车,就看到剧场外面的墙上贴着我的海报,虽然上面没有写是演唱会还是歌友会,不过海报上有两个电话,一个固定电话,一个手机。我当时就在想,如果是歌友会的话,应该免费送票,歌迷可以打电台的热线索票,不过索票应该不是打手机啊。一进场地,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剧场,倒像个夜总会。后来果然证实了,因为表演过程中,我的助手看到有服务员在给观众送水果、饮料、啤酒。”而且,更蹊跷的是,舞台上方,不是挂着“林志炫歌友会”,而是挂着一条红布条,上面写着“林志炫恭贺红磨坊剧场重新开业”。

  唱歌之前,杂技率先登场

  彩排时发现的事情,林志炫并没有怎么在意,以为是主办方自己的安排。当晚原计划9时开始,林志炫登台,但最终却推迟到9时40分。原因是:“我们再次从酒店出来时,还是他们开车来接我们。他们说白天走过的路塞车,就换了另外一条路。结果,怎么走也走不到,走了很久,从路边的建筑来看,我感觉他们在带着我绕圈。而且9时到了,他们没有急,反而是我们急了。结果,9时40分才开到。”到了之后,林志炫就发现原来当晚的表演者并不只有他,在他到的同时,还有一队杂技演员在台上表演杂技,场内叫好声不断。后来知道,红磨坊晚上8点就开始有演出。也就是这时,他们发现现场有人在售票。而且上台之前,之前说好要主持节目的主持人,说自己太累了,换成了剧场的主持人。

  助手拍照,两个保安上前阻止

  林志炫说他看到事情越来越不对劲时,就叫身边的助手拿相机拍照,想留下一些证据。不过,他的助手刚把相机拿起来,两个保安就上前来,一前一后夹住他,不准拍照。“看到这种情况,我马上就明白了,今晚最重要的,是要大家一起安全离开。到那时,我才想起来,其实不只是不让拍照,现场我们去哪都会有保安跟着。开始还以为是为了我们的安全,后来发现连我的助手上厕所,他们都会跟着去。”拍照的事情发生之后,林志炫及其助手、同去的师妹希捷四个人,都被限制只能在后台活动,不准任何一个人离开后台。后台的每个出口,都有几个保安在盯着。

  歌迷买照片,老板就让林志炫陪照相

  林志炫当时想拍下来的证据,后来用手机拍到了,是主办方在现场的广告,上面写着:花200块买鲜花送给林志炫的人,就能获赠一张签名照片。但是在事前的合同中,主办方要求的签名照是说用做歌迷抽奖的,最后却变成了200块来卖。歌迷可以买照片,主办方介绍的人却可以跟林志炫合照。演出结束之后,“我准备离开,问他们从哪里出去。结果他们却把我带到二楼,我不想上去,但后面跟着一大堆人,根本没法后退。他们把我推到楼上,又把我推进一个房间,进去一看,里面坐着剧场的老板还有一些看起来也像老板的人。然后就挨个过来,跟我合照。”林志炫回忆说,“到这时我才想起,我们原本只想在酒店里面吃中饭、晚饭,结果都被主办方拉出来,陪了很多不认识的人吃饭,有的据说是领导。”

  问节目播出,却被反问“有节目吗”

  计划中,林志炫的这场歌友会,将会在电台播出。开始表演之前,林志炫问电台会不会同步播出,工作人员答:“有啊,场上有录音的,我现在就去找一个MD来接上就行了。”表演结束之后,林志炫问主办方电台录制的节目,什么时间会播出,结果却被对方反问:“我们有录制节目吗?”到这时,他才确定这场歌友会就完全是演唱会。结束之后,他们还在现场捡到一张门票,上面的票价是388元,而现场共有800个位子。据他们估计,这场演唱会至少让主办方赚了几十万元,而酬劳却仅仅是免费歌友会相应的交通、化妆等极少费用。林志炫说:“结束时我还在场上说,希望今后能在我的演唱会上见到你们。场下的歌迷,当时肯定把我当傻瓜了。”

  合同副本拖延不给,林欲告无门

  问起会不会采取法律手段,林志炫和他的经纪人都一头雾水,因为:“当时我们签约时,是他们寄过来给我们签的,当时他们还没有在上面签字。我们给回他们之后,就再没寄回来。几次催问,都说很快就能搞好,由于要盖公章,所以有点拖延。后来我们忙宣传,就忘了这件事。去之前再问他们,他们答复说既然都要来了,那就到了再拿,反正一样。当时没在意,因为之前跟其他地方的合作,也有过这样的情况,没有出问题。但是演出结束之后,我们再问他们拿合约,他们就再也不肯给我们。”林志炫的律师告诉他,由于没有合约,所以他们现在想告对方,也根本没有可能。他们手上,现在只有一张捡来的门票,几张用手机拍到的图片,以及无数跟领导、老板合影的照片。

  “卖猪仔”七大绝招

  第一招:以诚动人,感动歌手

  第二招:联系商家,转手卖出

  第三招:节目照做,以免怀疑

  第四招:热情摆宴,实陪商家

  第五招:假装彩排,另有安排

  第六招:怕被发现,限制自由

  第七招:事后抵赖,欲告无门

  专题采写:本报记者 曾岁春 实习生 朱静